踏入油保養行列的人,都曾被教育乳液罪大惡極、容易阻塞致痘,但這真的是乳液原罪嗎?其實乳液和所有產品一樣,端看全成份才能決定好壞,成份夠好的乳液,確實能做到清爽不阻塞。最常見的迷思,就是認為厚重質地是乳液致阻塞、冒粉刺的元兇,但阻塞成份分為兩種:

  1. 直接阻塞:結構厚重油膩,易阻塞毛孔,如高油酸產品。
  2. 間接阻塞:此種成分「不會」直接阻塞毛孔,而是刺激性強,引起毛孔發炎腫脹,並壓迫到原本暢通的開口,這會使老廢角質和皮脂無法正常被往上推代謝,進而堵塞於毛孔中,形成白頭或黑頭粉刺。舉例常見的刺激性強之介面活性劑和乳化劑皆落入此範疇,但一般人很難聯想其與阻塞肌膚的關聯性。

因此比起感覺上的質地,「阻塞指數低」更為重要,另外不管是否使用乳液,最終關鍵仍是肌膚屏障的健康程度,只要屏障健全,多數肌膚困惱都能迎刃而解。乳液的好處在於使用方便、縮短保養流程,畢竟純油保養需仰賴充分按摩才能增進吸收,另須搭配修復角質層的產品才能讓油保養的利多於弊,故不適合趕時間或嫌麻煩的人。但坊間價格低廉的石化類乳化劑易阻塞毛孔,傳統配方中的強效抗微生物防腐劑,更會破壞肌膚屏障,因此乳液雖有其獨特價值,但需慎選配方與成份,也就是我們提倡的「乳液2.0」,才能真正符合肌膚需求!

 

乳液2.0

我們認為真正對肌膚有助益、夠資格稱作「乳液2.0」的保濕品,必須符合三大原則:

  1. 不採用石化類乳化劑以及石化副產品,以植物來源且低加工產製來取代。
  2. 不採用強效的全面防腐制菌劑,以天然來源的防腐替代。
  3. 含可修復肌膚屏障的成份。

以下就讓我們一一討論!

 

乳化劑和石化副產品

只要產品中同時含有水和油,乳化劑便是不可或缺的成份。油、水不相容,不使用乳化劑的情況下,短短幾天內油水便會分離,其他成份也可能沉澱在瓶底或漂浮在液體中。乳化劑就像是黏合劑,除了混合不相容的油、水,更能幫助產品呈現均一、穩定、方便使用的質地。

近幾年乳化劑之所以讓人聞之色變,是因為乳化劑的種類與價格範疇都非常廣,劣質而廉價的石化類乳化劑,的確對肌膚毫無助益,但也不乏相對安全的植物性乳化劑,僅管成本較高、來源較難大量產製,卻是姬菈篩選商品一向秉持的把關標準。

目前最讓人詬病的乳化劑,莫過於製造完美綿密乳霜質地的 PEG (Polyethylene Glycol) 、PPG (Polypropylene Glycol),以及三乙醇胺 (Triethanolamine,TEA)。從石化物乙烯和丙烯提煉的 PEG 及其相關石化副產品之聚合物,被認為可能刺激敏感肌、傷害肌膚屏障,甚至危及動物腎臟。根據美國化粧品成份安全評估委員會 (Cosmetic Ingredient Review , CIR) 的研究,PEG 聚合物中可能含有足以致癌的多環芳香聚合物 (Polycyclic Aromatic Compounds) ,以及鉛、鈷、鎳等重金屬。CIR 已經明確指出,PEG 不宜用於受損肌膚。三乙醇胺 (Triethanolamine,TEA) 則可能引起肌膚嚴重過敏反應、肌膚乾燥,甚至眼睛不適,長期使用更可能形成致敏源。與部份防腐劑混用,則有刺激致癌物質亞硝胺 (Nitrosamines) 生成的危險。

乳化劑仍不乏天然、無毒的選項,包括甘油、蜂蠟、卵磷脂、三仙膠等等,只是在產製過程中,仍可能添加對肌膚有害的化學物來萃取出該成分,因此截至目前為止,即使取自天然原料,乳化劑仍無法被英國土壤協會等單位認可為「有機」。姬菈篩選商品,不侷限於有機標誌,關切的是真正地安全無毒,因此不只全面排除石化類乳化劑,即使是植物性來源,也必須符合「低加工產製」的原則。新一代的非石化精澈液態乳化劑品質更佳,不僅不阻塞,片狀架構可模擬角質層的雙層脂質,降低經表皮失水,moss《Potentci Dermal Lifting Hydrating Milk》就是相當具代表性的聖品,然而遺憾的是目前如此高標的品牌選擇甚少且價位高。

在保養品中極其普遍的石化副產品成分,上至貴婦品牌,下至開架幾乎皆有諸多它的身影,先撇開刺激度和製程中汙染物殘留的健康疑慮,單就爭論不休的天然一事,石化副產品的來源為「天然」的石油,以不天然稱之有失公平,但對環境不友善有目共睹,姬菈認為身為地球公民的一份子,自然該少用為佳,姬菈旗下選品也會盡可能屏除。

 

防腐劑

產品一旦開封,就會接觸氧氣,乳液中油+水+營養成份更是細菌、黴菌喜愛的環境,不加防腐劑當然最安全,但必須付出產品酸敗、變質的代價,防腐劑可防止或減少微生物生長能力,對乳液類產品來說,可以說是必要之惡。坊間產品雖然強調少量防腐劑無害肌膚,但防腐劑傳統配方傾向強效的抗微生物制劑,破壞肌膚屏障的殺傷力不容小覷;一般乳液中的防腐劑,以及市售洗沐清潔品和皂中的抗菌成分,長期使用下來,也可能增加皮膚對陽光的敏感度。

防腐劑不得不用,但需慎選,天然來源的防腐劑溫和但依然有效,若欲更高標、更不傷害肌膚屏障的話,可選擇天然防腐劑,例如蘿蔔根發酵和白楊樹皮萃取。另外取自非基因改造玉米的 Sodium Levulinate、取自羅勒的 Sodium Anisate 同樣無害肌膚、更對環境友善。Sodium Levulinate 含有蜜蜂用來保護花粉與花蜜的物質,因此不僅抗微生物,還帶有護膚特性,可抗發炎、舒緩刺激,並平衡肌膚pH值,兩者更都是美國化妝品安全資料庫(EWG),指數為零 (指不含毒素) 的無毒成份。迷迭香葉萃取也是優秀的天然防腐劑,不但富含抗氧化物,更賦予產品清新甦活的芳香,在美國化妝品安全資料庫中指數同樣為零,也就是最安全。

 

修復肌膚屏障

乳液的必要性,還在於維持健康正常的肌膚屏障,這也是膚質柔嫩的關鍵(為何肌膚屏障如此關鍵?詳見 文章)。純油保養只能大量補充細胞間脂質構成要素之一:脂肪酸,但要維持或修復肌膚屏障,就需要修復角質層的成份。

高亞油酸植物油中的 Omega 3 或 Omega 6 等可修復角質層,乳液型產品則易於加入神經醯胺、固醇複合物等成份。神經醯胺種類繁多,可搜羅成份表中含 Ceramide 1, Ceramide 3, Phytoshpingosine, Ceramide 6 和 Glycosphingolipids 等物質。固醇複合物在全份表中可能以 Cholesterol, Sterol Complex和大豆萃取等出現。另外菸鹼醯胺(維他命B3)可幫助肌膚製造神經醯胺,並有抗發炎功能。部份植物富含菸鹼醯胺,透過全株萃取可完整保留養分,例如 Josh Rosebrook膩理日霜 SPF 30》與《膩理潤色日霜 SPF 30》成分中的繁縷、茴香、洋甘菊,以及《印度桑那籽涵水藍霜》和《印度桑那籽強效鎖水膜》成分中的墨角藻、小米草,都能強效修復肌膚屏障。再者保濕劑如甘油、玻尿酸和植物糖類等則能在肌膚屏障功能不佳時,從外補充滋潤缺水肌膚。

 

純油保養有其無上妙用,但在油酸、亞油酸的比例拿捏與使用頻率上,都必須格外小心,對於較粗枝大葉的使用者來說,乳液不啻為相對方便、簡易的選擇,但慎選乳化劑、防腐劑,以及修復肌膚屏障的成份,仍是必須掌握的三大原則,也是姬菈把關商品的核心理念。排除市面無實效、甚至含潛在風險的石化產品,讓「乳液2.0」真正貼近你的肌膚需求,打造健康柔韌的細緻肌理!

—–

【延伸閱讀】在油保養和乳液間徘徊?教您如何判斷哪個適合自己《美肌角力戰:植物油PK乳液》

News & Updates